为什么说滴滴进军广州货运值得期待

货运市场来了新玩家。从今天(6月23日)开始,滴滴将在成都和杭州首批试运营货运业务,用户可通过滴滴出行APP的“货运”页面发单,体验滴滴同城货运服务。

其实,对业内而言,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闻,滴滴在4月份,就成了两家货运分公司,5月就在这些城市招货车司机,6月在APP导航栏新增了一项“货运”,和网约车、代驾、青桔单车等产品处于并列入口。

在上述业务方面,滴滴基本上都保持了领先优势,且仍在不断的扩张之中。在滴滴8周年庆上,程维说,“2015年我说如果我们是一本书,现在才写了一两章;现在我们依然有很多的可能性和想象力,依然有很多的梦想在路上”。那么,如果说自动驾驶是长远的目标的话,货运就是一个全新的、现实的、触手可及的增长点。

某种程度上,从运人,到进入汽车、金融、服务产业链,然后再反过来切入运货,本身就是商业模式自然而然的逻辑扩展。运人、运货,虽有差异,但基本工具、产业链,乃至方法论,仍然是相同的,对企业而言,这远比跨行业扩张来得容易。而且,这个行业的确充满了诱惑。

准确的说,滴滴此次,进入的是同城货运,而非长途的、跨省的物流市场。同城货运市场,是一个高增长的市场。艾瑞咨询《2019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预测2020年,同城货运规模将突破万亿,在未来3-5年预计仍将保持5%-7%的增速。

与此同时,这个行业的线上渗透率仍然很低,仅在4%左右,不过增长很快。根据相关数据,同城货运网约车规模在2018年突破400亿元,2019年达到496亿元,同比增长21.9%。

从目前的线上同城货运市场情况来看,货拉拉占据着绝对的市场龙头地位,2019年1-4月,货拉拉交易额占行业交易总额的53.6%,远高于其他竞争对手快狗打车24.6%的份额。这两家加起来,合计占领的市场份额接近80%。但正如前面提到的,同城货运网约车,渗透率仅为4%,且处于高增长,也就是说,滴滴并不是要去争夺货拉拉与快狗占住的4%这个蛋糕中的80%,而是要在剩下那96%中去寻找可能性。这就会进入到“新用户增长”,这也是滴滴经过了惨烈竞争,积累了丰富经验与优势的领域。

首先,这个行业存在诸多问题。

在同城货运业务中,面向C端的业务规模较小,面向B端的同城货运,占比超过90%。这类同城配送场具有“区域性、小批量、多频次(非高频次)、集中度小“等特点。比如,一家出售五金配件的老板,一家花店,一般没有货运需求,但却会时不时接到大单子,产生出运送10个台盆,二十个大花篮等货运需求。

然而,货运行业门槛低、标准化程度低,管理难度本身就大,而行业快速膨胀,粗放式经营,导致了司机服务质量不高,经常线下讲价、跳单,流失率高,这又导致用户不满意。此前,有用户遭遇了货拉拉司机的漫天要价。车程1.2公里、司机要价5400元,一番讨价还价,用户还是付了3440元。

所以,从具体产品层面来看,这个市场的客户体验、标准化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对于分散的、集中度小的、临时的供需匹配,正是滴滴的长项。滴滴可以将其在“客运”上积累的技术、用户体验、安全能力,复用到货运市场。

其次,网约同城货运的需求,是从手机上发出的,是线上竞争,竞争在手机屏幕的方寸之间。这个市场具有四个特征:规模经济(economy of scale);非排斥性(non—rivalry);网络外部正效应(positive network externalities);转换成本(switching Cost)效应。这恰好对应着滴滴的相应优势。

滴滴已经有消费者心智的优势,有APP在消费者手机上,这就是规模优势。换句话说,尚未被线上市场渗透的潜在用户中,谁的手机没有滴滴APP呢?比如,此次选择城市,由用户在10个城市中投票选开通城市。就是一种典型的心智与体量优势。一个APP交通、运输需求,消费者就不会去额外下APP,这就是转化成本优势。这些优势,最终变为客源规模优势,再加上本身的技术、产品、管理、安全上的优势与经验,就能提高对司机的管控力度,从而提高服务。

第三,在供给端,也就是线下司机的竞争中,司机的利益非常重要。心智与规模的优势无需多说,司机对滴滴佣金的给付肯定是有信心的,作为后入者,滴滴给到司机的利益也会更多。

但这并不是关键问题,作为博弈的双方,利益的诉求是无止境的,好的管理,是合理博弈,平衡利益,提高对司机的掌控。同城货运平台的挑战,是货主与司机直接交易。那么,滴滴在规模优势的基础上,引入保险、车辆供应链等综合优势,结合匹配能力,就能够更强的管控司机,给货主提供以运输为基础的一系列服务,从而建立起与司机的强绑定。

这一次,应该不会出现惨烈的价格战,补贴战,而是展开围绕产业链、客户体验的高层次竞争,这对行业发展来说,是一件好事,还是很值得期待的。不过,对滴滴而言,还有一个挑战是其他平台没有的,那就是头部效应。简单的说,在其他平台不是问题的事,在滴滴就是一个大问题。比其客运,货运市场更加复杂,某些黑天鹅事件,可能会导致通盘性的连锁反应。